湖南教育︱追隨新時代的堅定腳步

 發表時間:2018-07-21 作者:鐘武偉來源:



  ——來自長沙麓山國際實驗學校的報道

 (湖南教育》20187A刊,作者:劉秋泉、陳文靜、吳秀娟,通訊員:鐘武偉)

門臨湘水千帆過,窗啟麓山萬木榮。山水洲城的鐘靈毓秀,孕育了這顆三湘基礎教育的璀璨明珠——長沙麓山國際實驗學校(以下簡稱“麓山國際”)。

日前,記者慕名到麓山國際采訪。

“一串串前行的足印,是一頁頁教育的傳奇。”學校校長鄧智剛飽含深情地說,短短25年,麓山國際從借址辦校到填湖建校,從“國有民辦”到完全“公辦”,從252名小學生到近萬名中小學生,以自身波瀾壯闊的鮮活實踐,為基礎教育的改革、創新與發展,提供了一份很有價值的參考與借鑒樣本。

一直以來,麓山國際保持著與時代同行的昂揚姿勢。進入新時代,“麓山”人又會交上一份怎樣的歷史答卷呢?

“追隨新時代的堅定腳步。”鄧智剛神態堅毅地表示。

時代成就了新"麓山""麓山"必不負于新時代

圍繞麓山國際何以能“破繭成蝶”,記者開始了深入探訪。

“乘時而起,順勢而上。”鄧智剛一語道出了其中的奧秘。

他說,學校的創辦直接得益于教育體制改革的春風:19932月,《中國教育改革和發展綱要》頒布后,長沙市委、市政府決定由市教育局負責籌辦一所與國際教育接軌的實驗性新型學校。102日,以小學為起點,麓山國際正式開學。校名鑲嵌“國際”、體制“國有民辦”,辦學的理念和模式都很超前,放眼全國,算得上第一個“吃螃蟹”的。

“學校的發展壯大,更是受惠于改革征程中的各項政策。”2001年,長沙市政府、市教育局實行“名校帶民校”的辦學方略,將長郡中學與麓山國際組建成我省第一個基礎教育集團——長郡教育集團,更是讓學校發展進入快車道。20159月,麓山國際完全轉型為公辦學校,學校已成為集小學、初中與高中于一體的寄宿制學校,是長沙市辦學規模最大的公辦學校,整體實力和品牌影響力不斷擴大。

趕上了一個好時代,這是“麓山”人的共識。共識的背后,是他們對崢嶸歲月的感慨和對這個時代的感恩。

“正因為如此,麓山國際不能負于時代。”20157月,當鄧智剛接過麓山國際校長的重擔,提出了“省內領先、全國一流、世界知名”的辦學目標。

“省內領先可以,全國一流可爭取,但是,世界知名我們能達到嗎?”當時就有老師提出疑惑,鄧校長是不是在“夸海口”啊?

“為什么不可以?”鄧智剛反問道,“這應是國際實驗學校的應有之義,我們可以努力達到,這并不遙遠。知名,就是聲名為世所知。只要我們首先實現了前面兩個目標,就可以再進一步,成為世界知名。例如,麓山國際的校園足球連續兩年獲得全國季軍,已是全國一流。如果我們的足球隊今后奪得全國亞軍,甚至冠軍,代表國家參加世界級比賽,不就是世界知名了嗎?”

其實,鄧智剛也深知,自己當校長是在一個特殊的歷史階段,學校完全轉型為公辦后,原來的特殊政策不復存在,生源優勢、經費優勢也不復存在,加之有“最嚴”招生令,實行微機派位,如何保證發展?只有內涵式發展!只有面向每一個學生發展!

一切事在人為。時至今日,麓山國際創立了以“服務+質量”為主體的一系列特色鮮明的教育品牌:“三元”課程、EEPO有效教育、教學一體化、MIFE高效課堂、德育主題系列化、“五彩麓山楓”社會實踐活動、六大校園文化節、足球、籃球、武術、定向越野、國際象棋、合唱團、民樂團,等等。這些教育品牌中的許多引領省市,不少影響全國,有的走向了世界。

“世界的變化從未像現在這樣快,教育不再是一時一地的事,而是必須置身于時代背景中。也正因為這樣,‘社會責任’應成為我們學校首要的品質和不懈追求的目標。”鄧智剛和他的搭檔們的想法在不斷延伸。

教育均衡發展是我們這個時代教育的主旋律,那么,他們會有所作為嗎?

記者欣喜地看到,踩著時代的鼓點,麓山國際在幫扶薄弱學校上,留下了堅實而大寫的一行行答卷。

他們是從“規定動作”開始的——從2012年起,麓山國際參與了市教育局組織的支教炎陵活動;此后,又大力幫扶龍山縣第一中學;再后來,他們結對幫扶芷江縣第一中學……

幫扶長沙市第二十中學(后更名為“長沙市麓山濱江實驗學校”),則完全是麓山國際的“自選動作”。當時長沙市第二十中學的教風、學風較差,校長楊萬維找到了麓山國際。慈利縣第四中學也是類似的情況,質量弱、聲譽差,校長改變現狀的愿望很強烈。

其實,麓山國際當時也不是那么強得不得了,“自己都需要休養生息,喘口氣。但作為一所名校,幫扶薄弱學校是一種責任與擔當。”主管教學的副校長向雄海對記者說,“幫扶無疑對師資是一種稀釋,至少整個學校的工作量陡然增大了。但是,我們一旦承諾了就會認真去做,不斷派出骨干教師,不斷創辦麓山實驗班,包括大量的資源共享,真是不惜付出巨大代價。”

值得濃墨重彩一提的是,許多名校熱衷于合作辦學掛名一所新學校,而麓山國際幫扶的幾乎都是薄弱學校。新學校一張白紙,自然好畫最美、最新的圖畫,但幫扶薄弱學校的難度就不可同日而語了,意義自然也就更大。

這些薄弱學校為什么要找麓山國際呢?是因為他們看到麓山國際在很短的時間得到了快速發展,認可這所學校的辦學模式,覺得其辦學經驗接地氣。

如何讓自己的辦學經驗成功“嫁接”,避免橘生淮北為枳的現象,麓山國際費盡了心思——

一是設立“麓山班”引領課堂。“麓山班”如同設在幫扶學校的“試驗田”與“樣板班”,班主任由麓山國際的老師擔任,任課教師由兩校老師共同擔任,教學理念與班級管理完全采用麓山國際的模式。至今已建立了三十多個“麓山班”,推動了幫扶學校教學質量的快速提升。

二是實行“菜單式”精準幫扶。根據幫扶學校所處地域以及實際校情,由幫扶學校列出“菜單式”具體需求。例如,按照長沙麓山國際實驗小學與麓山蘭亭實驗小學需求,對兩校的校園足球進行精心指導,兩校現在都成為全國青少年校園足球特色學校。在龍山縣第一中學設立“麓山獎教助學基金”,用于獎教助學和改善辦學條件。按照長沙縣開慧中學的要求,兩校教師開展師徒結對,引領該校青年教師專業成長。

  “要干好這些,真不容易啊!關鍵看是不是用心在做這件事,掛羊頭賣狗肉,或者只掛名不做事,肯定不行。”向雄海說。

對長沙市第二十八中學即麓山外國語實驗中學的幫扶,更是麓山國際幫扶的“大手筆”。改造一個舊世界,談何容易!曾有人斷言,像長沙市第二十八中學這樣的學校,“咸魚翻身”很難。

但通過對前面幾所學校的幫扶,麓山國際積累了豐富的經驗,幫扶二十八中也就更有厚度。首先是爭取政策的全面支持,協調政府兩年共投入9200多萬元。其次是資源共享上的“五統一”,完全按麓山國際的來。經過這樣的幫扶,硬是把一所令人“嫌棄”的學校,辦得異軍突起、一座難求。

這一次,對麓山外國語實驗中學的托管,是麓山國際理念和文化的全面輸出,實行管委會領導下的校長負責制,麓山國際一次性派出了16位骨干教師,擔任校長、副校長以及班主任、任課老師,撐起了麓山外國語實驗中學的一片天。

校長張輝,人稱“輝哥”,是麓山國際中學部的“元老級人物”,也是“傳奇性人物”。他在長郡雙語學校和麓山國際擔任年級組長時,曾兩度創造長沙市初中升學率6A人數的最高紀錄。20165月,他被“外放”到麓山外國語實驗中學當校長。這么一個牛人,學校毫不吝嗇地“奉獻”出來,展現的就是胸懷。“輝哥”果然不負眾望。一整套體現麓山國際的頂層文化設計,一系列符合麓山外國語實驗中學的接地氣的理念文化,讓這所學校煥然一新。

過去,學生一出校門就脫下自己的校服,做操退場要十多分鐘。現在,“輝哥”提出把學生放在學校的正中央,幫助他們樹立自信,跑步上坡。同時,結合學校的地理優勢,創建了山水洲城校本課程。眼界開了,學校就活了,變化就跟著來了,學生和家長成了最好的口碑,學校正朝著三年成為岳麓區名校、六年成為長沙市名校的目標邁進。

“幾板斧”下去,牛奶沒有被“稀釋”,麓山國際發展得更好、更大、更強,幾所被幫扶學校也都脫胎換骨了。麓山濱江實驗學校副校長李衍宏告訴記者,學校去年高考成績躍居長沙市前列,教學經驗被作為先進典型在全市高三教學工作會議上推介。慈利縣第四中學也“下不得地”,一本率已經走在慈利縣的前列。“三年,就成了當地名校。”剛從慈利縣第四中學支教回來的高一化學教師朱旭自豪地說。

五年間,麓山國際的優質教育資源惠及了8所學校、2萬名學生、1萬多個家庭。

“時代成就了新‘麓山’,‘麓山’必不負于新時代。”鄧智剛深情的話語,道出了全體“麓山”人的心聲。

    校長鄧智剛認為,學校發展必須置身于時代背景

強基、壯骨、通絡,讓教師實現自我超越

  今年,麓山國際地理老師賀新譜上了全國各大媒體的“頭條”,一下子成了一名“網紅教師”:從教36年,她一直堅持手寫教案,現在已經制作了1000多個課件,件件都似藝術品。

“寫教案、制作課件,要將自己的思考融入其中,讓它們會講故事。”翻開賀新譜的教案,記者發現她的教案有一個最大的特點——圖文并茂,而且很多圖案都是自己構思、設計并手繪而成。

“一個快要退休的教師,對工作仍然保持飽滿的熱情,以‘工匠精神’鍛造專業發展,實屬難能可貴。”向雄海認為,學校短短的二十多年,成長為飲譽三湘的名校,正是因為有一大批像賀新譜這樣適應時代需要的“有理想信念、有道德情操、有扎實學識、有仁愛之心”的“四有”教師——

青年語文教師張曲,從2008年開始,通過一份班刊、一項公益閱讀活動,并借助家長微信群、微信朋友圈等互聯網平臺,喚醒了潛藏在數以萬計的學生、家長及社會人士心靈深處的中華傳統文化基因。2017年,張曲榮獲“2017年度湖南教育新聞十大新聞人物”。

已經擁有中學高級職稱的唐軍吾本不需要支教,但他卻以“我要幫助大山里的學子實現他們的夢想”為信念,自告奮勇成為慈利縣第四中學的一名支教教師,一待就是三年。三年后,慈利縣第四中學這所農村學校脫胎換骨,他也因此被媒體譽為“大山孩子的筑夢家”。

在長沙麓山國際實驗學校,這樣的教師已不是一個兩個。這些故事看似是一個人的前行,其實是一種集體的行走。在每一位教師成長的背后,是麓山國際通過長期的探索與實踐,形成的一套富有時代特色且行之有效的教師成長策略。

“入模、出模、超模”,是鄧智剛眼里教師成長的三重境界。

麓山國際這套教師成長策略的核心,就是尊重教師成長規律,為不同階段教師制定成長規劃和培養策略,通過“強基、壯骨、通絡”三大工程,讓剛剛走上工作崗位的年輕教師迅速“入模”,讓處于分化期的骨干教師成功“出模、超模”。

“麓山國際是一所年輕的學校,有青年教師87人,占學校教師總人數的18%。”學校教科室副主任李梅芳告訴記者,在麓山國際,一位青年教師要真正站穩講臺,必須經過“六重修煉”——

第一重修煉是“崗前培訓明規矩”。每位青年教師入職后,第一堂課就是崗前培訓。培訓內容大到學校教育教學科研制度,小到教案本、聽課本書寫要求及課件制作、試題命制字體要求。

第二重修煉是“集體備課保質量”。為了守住底線,確保教學質量,學校通過集體備課,將教學進度、教學重難點、教學資料實現統一,讓青年教師的課堂教學質量得到根本保障。

第三重修煉是“師傅領航知方向”。學校實施“青藍結對”工程,為每位青年教師配備一個或多個德育及教學師傅。德育師傅指導青年教師建立課堂規矩、樹立個人威信、處理師生關系等,教學師傅則會指導教案書寫、課堂教學組織、知識點落實、課后輔導、作業批改等。

第四重修煉是“專業測試促成長”。為了幫助青年教師夯實專業功底,學校每學期組織30歲以下及入校未滿三年的新教師進行專業測試。在長沙市一年一度的青年教師解題能力比賽中,麓山國際的青年教師總能拔得頭籌。

第五重修煉是“青藍學堂精技藝”。學校成立了“青藍學堂”專題研究項目組。“青藍學堂”定期聘請專家或本校教師為青年教師開展專題講座或業務培訓,幫助青年教師提高業務能力、更新教育理念。

第六重修煉是“研賽結合強內功”。學校一是推行周研課制度,每位青年教師每個學期至少上一節公開課;二是每學期組織青年教師開展教學比武,促進教師提升信息技術應用能力和課堂教學水平。

經過了“六重修煉”的青年教師到底有多厲害?

一組數據可以說明:在2017年教育部舉行的“一師一優課,一課一名師”活動中,麓山國際共推薦了6堂課,6堂課均獲市級優課,5堂獲省級優課,1堂獲部級優課,其中部級優課獲獎者張春雪老師正是一名工作不到三年的青年教師。

“六重修煉”的“強基”工程讓青年教師成功“入模”,而“名師工作室”“專題研究項目組”和“教師專業發展論壇”三大“壯骨”工程則讓骨干教師成功度過成長高原期,實現職業生涯的第二次成長。

劉清峨是麓山國際的一名美術教師,也是該校“劉清峨美術名師工作室”的首席名師。

其實,在名師工作室申報之初,劉清峨有些顧慮:在很多人眼中,美術學科對一所中學來說是“副科”,成立名師工作室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正在我猶豫的時候,與鄧智剛校長的一次交談給了我很大的信心。”劉清峨說。

“在我的心中,美術學科絕對不是‘副科’。在我們學校,任何學科都不是‘副科’。如果你有能力、有信心把名師工作室做好,請大膽申報!”鄧智剛的一席話給了劉清峨莫大的鼓勵。

幾天后,劉清峨果然在個人競演和學校綜合考評中脫穎而出,成功申報了美術學科的名師工作室。

就像迎來了第二次新生,劉清峨以名師工作室為依托,從一名美術骨干教師成長為專家型教師:她不僅是湖南省美術家協會會員、中國美術教育學會會員,還成為教育部新課程試驗高中美術遠程研修特約評論員、美術國家培訓專家,并出版個人專著《中小學美術教育案例?快樂的心》,主編了高師教材《美術基礎教程》《美術教學策略》《新課程中學案例評析》。

如今,一大批骨干教師都通過學校搭建的特色化平臺找到了適合自己的個性化發展道路:政治教師梁勛組建了“思品大課堂”專題研究項目組,開展了以孝心、責任感、法制、網絡安全等為主題的活動,成為瀏陽永和中學名師工作站駐站名師。

音樂教師吳朝暉則組建了“藝體雙效”專題研究項目組,讓藝體教育完美結合,促進學生藝體全面發展。以此為理念,長沙麓山國際實驗學校的藝體教育蓬勃發展,其中學校男子足球隊兩次榮獲全國冠軍,并代表中國赴伊朗、澳大利亞參加國際中學生足球系列賽事;武術隊、定向越野隊、民樂隊、合唱團已紛紛躋身全省前列。

歷史教師李明星則因為喜好書法,在學校“教師專業發展論壇”的一次講座中一炮而紅。現在,他不僅在學校開設了書法拓展課程、自編了書法校本教材,還經常被邀請至其他兄弟學校作專題講座,分享校本課程教學及校本教材開發的經驗。

“一個沒有個性的教師,很難培養出有個性的學生;一個無法創造自己教育教學精彩人生的教師,很難引領學生創造性地生活與生長;一個不能回應時代變化的教師,又如何能培養實現中國夢的新一代青年?”鄧智剛說,麓山國際之所以花大力氣為教師搭建各種各樣的平臺,初心只有一個,那就是讓每一位教師超越經驗,超越學科,最后超越自己。

如何讓每位教師實現自我超越,從優秀走向卓越?麓山國際把落腳點放在了教育科研上。

“問題即課題,經驗即成果”,秉承這樣的科研理念,麓山國際的教師每學期都會對教育教學問題進行一次歸總,選取關鍵問題確立教育科研的課題。通過專家引領、同行互助及個人自主探究,大部分問題最終都能通過課題研究迎刃而解。如今,學校教師的微型課題研究參與率達90%以上,結題率高達50%

向雄海介紹,2017年,學校的教育科研工作的主題是“聚焦培養學生核心素養,構建MIFE(邁孚)高效課堂”。為了做好這個課題,學校各個教研組圍繞“MIFE高效課堂”展開研討400余次,并重點打造了104堂“MIFE高效課堂”研究課,還舉行青年教師“MIFE高效課堂”片段教學比賽活動。就此主題,學校全年開發教師微型課題309個,結題108個,評優52個。依托課題研究,教師們撰寫了大量教育教學論文,其中發表在省級及以上刊物的有60多篇;獲省一等獎及以上獎勵的有20多篇,獲市一等獎的有30多篇。

“這好比一個練武之人,要成為武林高手,最終要打通‘任督二脈’。”語文教師李四梅是學校教育科研的實踐者和受益者。她打了一個非常有趣的比方:“教育科研,打通的就是教師成長的‘任督二脈’,是教師從優秀走向卓越的終極密碼。”

是的,在無數個教師的自我超越中,麓山國際也能縱身一躍,挺進新時代!

    一大批像賀新譜這樣的“四有教師”是學校成長的關鍵

著眼全人生,實現學生的個性發展

  自制酸奶、醬油、葡萄酒、永州茶油腐乳、瀏陽豆豉、長沙臭豆腐……不要以為這是走進了琳瑯滿目的“美食一條街”。置身于麓山國際的課堂,你也能體驗到美食制作的精彩。

原來,這是生物教師樊珊的一堂選修課《舌尖上的生物》。每周一的第七、八節課,20個來自不同班級的學生因為共同的愛好走到了一起,動手制作美味佳肴,探究舌尖上的美食里藏著的奧妙。

“將酵母倒入容器中,加入面粉、鹽;用手揉面團;將包好的包子排列好,蓋上鍋蓋,放置20分鐘,二次發酵……”一堂課下來,學生們分組合作,一籠籠熱氣騰騰的包子就這樣新鮮出爐。于樊珊而言,每一次的選修課就如同一次奇妙的美食之旅。孩子們化身為小小美食家,零距離感受美食制作過程中所蘊藏的生物原理。這樣的課程,既培養了學生的動手實踐與團隊合作能力,又讓美食分享成為一種快樂。

《舌尖上的生物》只是麓山國際國家課程校本化實踐的一個縮影。據教科室副主任胡云介紹,自2015年以來,學校踏上了一條課程改革與發展的探索之路,現已構建包括學科型課程、拓展豐富型課程和活動實踐型課程在內的“三元”課程體系。

“美”的歷程、3D打印、戲曲表演、爵士舞、影視人生、未來設計師……目前,學校面向初一、高一年級開設選修課,涵蓋各學科門類,學生可在近50門校本課程中自主選擇感興趣的課程。孩子們從這里出發,打開一扇了解世界的窗口,真正擁有了屬于自己的“課程菜單”。

有些同學特別喜歡某些學科,為了滿足他們的愛好,學校成立數學、物理、化學、生物、信息等學科興趣課程,并為這些學生配備專門的指導老師。G1501班學生廖子豪一直喜歡數學,學校于是安排肖瑤老師專門指導他課外拓展數學的學習空間。這更激發了他學習數學的興趣與信心,2017年他獲得了數學奧賽湖南省一等獎。

“要為學生的個性發展搭建平臺!”作為學校的“掌舵人”,鄧智剛深知個性發展之于學生成長的意義,“教育從來不是千篇一律、整齊劃一的模樣,只有尊重學生的個性發展,才能成就更好的未來。”

如果說“課程超市”的創設為學生的個性發展提供了更多的選擇空間,那么,“五彩麓山楓”社會實踐活動則鼓勵學生走出校園,擁抱腳下的土地,讓世界成為孩子的教科書,讓個性在青春歲月里閃光。

2015年暑假,G1301班學生劉耀陽和他的同學們做了一件看似不起眼的小事,卻得到了社會的關注與回應。原來,在參與“五彩麓山楓”社會實踐過程中,校團委組織青年黨校學員開展“保衛母親河——探訪上游一公里”湘江水質檢測活動。同學們頂著烈日,走訪湘江一級水源保護地,在裕湘紗廠、徐家湖壩、龍王港三處湘江排水口進行水質采樣,并詳細記錄了含氧量等各項指標。

經過一番實地走訪,同學們撰寫了專門的調研報告,并給時任長沙市市長胡衡華寄出一封信,提出保護湘江水質的建議。沒承想,這封信得到長沙市市政府的高度重視。在胡衡華的倡導下,長沙市環保局、水務局和教育局聯合舉辦湘江水質調查反饋活動和記者聽證會,長沙麓山國際實驗學校劉耀陽、姜羽洋與劉文娟3名同學作為學生志愿者代表受邀參加。

“常言道,天下興亡,匹夫有責。作為一名中學生,作為一名志愿者,我深切地感受到奉獻和責任所帶來的滿滿正能量。我想,這份奉獻與責任,便是對當代青年社會擔當和責任意識的最好詮釋。”劉耀陽坦言,正是這一場特別的邀請,讓志愿服務工作實現了從學校到社區再到社會的層級突破。2015年,劉耀陽獲評“全國最美中學生”,從一己小我到服務社會,他以心中的這份家國情懷,踐行當代青年的時代使命,將志愿者精神傳遞給身邊的人。

據該校團委書記余理介紹,學校的假期社會實踐活動分為紅、綠、藍、橙、粉五大板塊,涵蓋愛國主義教育、志愿者服務、課外閱讀、勤工助學和特長展示領域,全面提升學生的綜合素養。從2013年至今,已有3萬余人次參與其中。

值得一提的是,學校團委在社會實踐活動的基礎上,構建“五彩麓山楓”系列化團活動品牌,圍繞社會實踐、志愿服務、風華社團等板塊,致力于打造立體化學生成長平臺。每學期開學后,分支部、年級開展“我的一次志愿者經歷”主題團日活動,并就活動完成情況進行量化積分評比;成立“五彩麓山楓”志愿者大隊,分小組開展志愿服務活動,內容包括拾撿校園落葉、清理衛生死角的“微志愿服務”,以及關愛殘障兒童、岳麓山護綠、社區值周慰問、職業體驗等活動。與此同時,街舞社、模擬聯合國社、雅風社、商業模擬協會、心理社、韓語社等28個涉及藝術、競技、能力拓展等門類的學生社團,成為豐富學生課余生活的重要精神給養。

從書本走向社會,鼓勵學生個性發展,培養創新意識,是麓山國際一以貫之的育人目標。

  “學生如果只知道埋頭于題海之中,那么其爆發力、持續力、內驅力都很難得到提升。應多想想以后的事!”在向雄海的理解中,不僅要注重知識的習得,更要著手培養學生的創新意識和質疑精神,它是核心素養的重要組成部分。

G1502班的張銘晟就是這樣捧回第32屆全國青少年科技創新大賽二等獎的。“邵陽壇子菜不會致癌,大家完全可以放心吃!”原來,作為一名在長沙求學的邵陽伢子,壇子菜一直是張銘晟的最愛。網絡上常有吃壇子菜會致癌的傳言,這是否只是個別案例被媒體大肆炒作所致?有沒有切實可信的科學依據?

張銘晟本著為家鄉美食正名的初衷,踏上了他的求證之路——在老師的指導下,他借助所學的生物知識,通過變量實驗的方法,確定亞硝酸鹽、微生物、pH值、氨基酸態氮四個分析對象,探求邵陽壇子菜中揮發性物質對食物的影響。“從著手實驗到參加比賽歷時近一年,我不僅掌握了許多科學研究的方法,還為家鄉的壇子菜正了名!”張銘晟說。

創新意識的培養為學生的個性發展提供了自由的心靈空間,體育精神的鍛造則為學生的個性發展打下了堅實的基礎。

“欲文明其精神,先自野蠻其體魄。”談及學生培養的“根基”,學校副校長彭云坦言,要想學生的精神變得文明,首先要讓他們的身體更加強健。為滿足學生個性發展的需要,學校面向高中學段開設體育課選修,高一年級分男女教學,高二、高三年級分項目、分層次、分模塊教學,學生可在籃球、足球、羽毛球、排球等項目中任選其一。此外,學校還將一周兩次的課程調整為3個課時,充分保障學生的運動時間。

在這里,還有一支聲名遠播的校園足球隊,兩次走出國門——20177月,出訪伊朗,作為牽頭學校代表中國參加第45屆亞洲中學生男子足球錦標賽,榮獲第六名;同年12月,遠征澳大利亞,參加泛太平洋中學生運動會。

作為足球隊的一員,G1614班的馮錦豪依然記得當初代國出征的一幕幕。開幕式上,隊員們身披國旗,列隊進場,當國歌響起的一剎那,一種無以名狀的自豪感涌上心頭。在對戰斯里蘭卡的比賽中,雙方展開了激烈的角逐。在對方持續領先的“戰況”下,身為右前鋒的馮錦豪鼓勵隊友不要焦躁,找準自己的節奏,打好配合。一個偶然的機會,球恰好落在腳下,馮錦豪帶球一路奔跑,接連攻破對方4名隊員的防守,將球傳給了隊友王健。王健臨門一腳,將球射進了對方的球門。霎時間,歡呼聲、雀躍聲響徹全場,團隊也因為這次進球而士氣大振。

“雖然將球踢進球門的那個人不是我,但作為一名助攻手,為別人創造進球的機會也是職責所在。我們是一個團隊,我們是一體的。”談及足球賽場給自己帶來的歷練,馮錦豪表示,“團隊成員的精誠合作才是致勝的法寶,我們一同分享這枚‘軍功章’里的喜悅。”

“做好人,讀好書,最后才是踢好球。”校足球隊總教練黃又青告訴記者,這是足球隊的育人目標。足球比賽對抗激烈,情況多變,球員不僅要有高超的球技,更要有對整體局勢的把握與研判,規則意識、團隊合作能力的培養自在其中。“體育競賽不僅僅是一種教育手段,更能讓孩子們在潛移默化中形成健康的生活方式,培養健全的人格。作為全國首批中小學校園足球特色學校,我們培養的是熱愛足球的青少年。也許,未來的他們不一定是專業的足球運動員,但這項運動所蘊含的精神必將伴隨他們一生。”

(本文發表于《湖南教育》20187A刊,作者:劉秋泉、陳文靜、吳秀娟,通訊員:鐘武偉)


copyright©1998-2007 Lushan International Experimental School All right reserved
麓山國際實驗學校 現代教育技術中心制作
湘ICP備05000897號 版權所有
荣兴彩票 彩29彩票 | 印象彩票 | 755彩票 | 东方彩票 | 彩票98 | 状元彩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