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校高效課堂的探索與實踐 ——以 MIFE 高效課堂為例


發表時間:2018-11-08 作者:王德復來源:

一、慕課理念引領,拓展課堂教學時空

順應教育信息化發展趨勢,學校積極探索信息技術與學科教學的深度融合,實施“名師網絡課堂”建設。學校利用寒暑假周末時間,通過云課直播平臺在初中一年級到高中二年級開展“學生網絡在線檢測及名師講評活動”。

“學生網絡在線檢測及講評活動”通常包括以下幾個操作步驟:第一,學校制訂詳細的工作方案,提前確定命題和講評教師;第二,在學生寒暑假倡議書中,提前將相關要求告知學生及家長;第三,家長在檢測前一天使用特定賬號和密碼下載并打印試卷;第四,家長引導,學生自覺按規定時間分學科測試;第五,網絡平臺按學科考試順序公布答案,學生核對答案并進行初評打分(家長可以協助);第六,教師在預定時間在線講評試卷,學生在線收看并矯正自評分;第七,教師在線答疑,師生互動;第八,學生在線上傳考試得分;第九,下學期開學,學生將考試試卷交給班主任檢查。

網絡直播教學活動中,學生可以用計算機、手機或平板電腦收看。而且,此教學活動完全免費開放,擴大了優質教育資源的受眾面,發揮了名校、名師的輻射帶動作用。MOOC 背景下的“名師在線講評”直播討論區,教師通過與學生的互動能及時看到每個學生的觀點及疑惑,學生之間的交流、探討也非常熱烈。這種“名師在線講評”平臺避免了學生來校考試的舟車勞頓,還可以使學生反復觀看,有利于知識的強化和不同層次學生的發展。

除了網絡直播課外,學校倡導教師將教學中使用的課件等教學資源上傳到班級QQ群、微信群、UMU 互動平臺,構建“延伸課堂”。“名師在線講評”和“延伸課堂”均從傳統課堂中衍生出來,是對傳統課堂在時空上的有效拓展。

二、課外課內翻轉,提高課堂教學效率

對于基礎知識的學習與強化,麓山國際實驗學校以教材為本,以以學定教理念為總領,積極運用微視頻開展先學后教、學而不教、先學后練、先教后練等教學活動。針對寄宿制學校的特點,學校允許教師在學生自主時間充裕的周末布置多學科、完整課時內容讓學生自學,待學生返校后對其作業進行檢測,實現課堂教學大翻轉。

翻轉課堂教學更多倡導教師在課堂內構建平臺,發揮微視頻作用,實施課內小翻轉。麓山國際實驗學校積極開發和運用微視頻資源,充分發揮翻轉課堂的優勢,提高課堂教學效率。一是精選資源網站,購買微視頻資源,供教師、學生選擇;二是利用教育部“一師一優課、一課一名師”,C2O 慕課聯盟比賽,湖南省教師發展測評,校內教師比武,教師寒暑假作業等活動,引領教師自制優質微視頻并建立自己的優質微視頻庫;三是通過校園科技節等活動,激勵學生制作微視頻。

從幾年的實踐探索看,教師自制的微視頻及配套的微課更接地氣,更好地提升了課堂教學效率,也更能得到同伴的認可并在本教研組被廣泛應用。學生制作的微視頻中對軟件的使用更加專業多樣、知識呈現更貼近同學思維認知,更易被同學接受。更重要的是,學生在制作過程中能進一步領悟、拓展書本知識。

三、基于教材,倡導教師與學生雙主體作用

麓山國際實驗學校既主張“先學后教”,以學生為主體,也倡導“先教后學”“以教導學”,彰顯教師主體作用。

實際教學活動中至少有三個變量,即教師、學生和課程,三者之間互相存在著主客體關系。教師是主體,學生與課程便是其設計教學活動的客體;學生是主體,教師與課程便是學生學習發展的客體。而課程是客體的情景下,教師與學生相互溝通、交流,都將成為主體。從另一個角度講,課堂教學中,對于比較淺顯的基礎知識,學生自主學習即可完成;而對于精深的知識內容,教師需要成為教學主體,引領學生建立基本的知識概念模型。

“先學后教”,是在學生能夠獨立閱讀和思考教材內容基礎上,教師針對學生學習中提出的問題進行分析、指點。學生“先學”,需要擺脫對教師的依賴,自己閱讀教材并完成學校開發的課前流程性檢測,解決基礎問題。此時,教師提供學案、課件,協助學生建構知識。學生“先學”張揚了學生個性,激發了學生的學習潛質。教師“后教”,使得課堂不再是教師面面俱到的照本宣科式教學,增強了教學的針對性。同時,由于有學生“先學”的認知,師生互動、生生互動更為自然,課堂更為開放,學生更能開展有效學習。另外,教師“后教”對教師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因為教師要隨時了解不同層次學生的生成性問題,其備課難度增大,這也更有利于教師專業素養的提升。

四、推崇兩種課型,在動靜轉換中完成學習

教無定法,但教學有法。經過不斷的探索實踐和總結歸納,麓山國際實驗學校提煉出MIFE 高效課堂的兩種基本形態。

(一)要素組合課型

“要素”包括聽、看、講、想、做,這是學生在課堂學習過程中需運用到的基本要素。學生的學習過程就是聽覺、視覺、觸覺等各種感官通過大腦皮層的 S 區(speak)、H 區 (hear)、V 區 (view)、W區 (write) 對外界事物的感知過程,聽、看、講、想、做五個基本要素是這些過程的外在顯現。教師在教學中抓住這五個要素,就抓住了學生吸納知識的基本器官。

“組合”指的是不同要素要變換使用,依據排列組合原理搭配使用。一個教學課時中,教師要引導學生學習兩個要素組合用、三個要素組合用、多個要素組合用,充分調動學生運用不同感官參與知識的形成過程,提高他們學習的專注度,進而提高學習效率。

第一,“聽”,注重培養學生的傾聽素養。在調動學生“聽”的過程中,既要注意強調學生傾聽教師的講,也要注意強化生生互聽的說講。

第二,“看”,注重培養學生的觀察素養。要素組合課型強調學生要看到對象目標,通過看獲取信息并能夠將信息內化,然后能夠將信息歸納整理、得出結論并進行聯想。“看”與“想”相輔相成。學生既要觀察到事物表象,又要去偽存真,透過現象看本質。

第三,“講”,注重培養學生的表達素養。從“講”的本質上看,要能講清楚所要表達的意思;從“講”的表象上看,“講”的聲音大小、語速調控要恰到好處并配合肢體語言;從“講” 的對象上看,有對同桌講、對小組成員講及對全班同學講;從“講”的選擇上看,要讓學生充分地講。在“講”的過程中,對于學生自己能講的內容,教師不講,教師的主要職責是啟發、引導、總結和提升。

第四,“想”,注重培養學生的歸納、聯想和想象能力。“想”的時候,學生要靜得下來,獨立思考。“想”,要有深度、有廣度、有個性;“想”,既要有創意又要有理有據,要科學地想,要注意事物之間的聯系性;“想”,可以在常規思路上有所突破,實現創新。

第五,“做”,注重培養學生的創造素養。在課堂教學中,教師要注重培養學生的動手能力、實踐能力和書面表達能力,并且使學生知道做的內容、方式、類別及程度。

要素組合課型屬于基礎課型,適應于所有的教學活動。

(二)平臺互動課型

教學過程中,教師需要為學生提供適當的動靜轉換。“動”需要平臺,這是平臺互動課型的基礎。平臺互動課型是指教師選擇一個關鍵知識、能力或教學環節并確立目標,然后圍繞這個目標設置多條達成途徑,通過同桌兩人、四人小組或團隊的互動來強化學生學習的一種基本教學方式。

平臺的形成有三個條件:一是多向度,即能照顧不同特長學生的選擇;二是平行狀態,即各個向度可同時進行,不交叉;三是自由度,即下放主動權,讓學生對向度有獨立的選擇權。

平臺的搭建可以由教師預設。例如,欣賞毛澤東《沁園春·長沙》的“秋景圖”時,教師設計“色彩、意象、角度、修辭、境界、錘字煉句”等多個欣賞角度,學生可以任意選擇一個或者兩個角度進行賞析。平臺也可以由學生在課堂通過頭腦風暴的方式來篩選、確定。例如,在高中政治《國家的宏觀調控》教學環節, 教師組織學生討論“現在有什么現象是社會熱 議度很高、你比較熟悉、離我們生活很近且急需政府宏觀調控的”這一問題,學生經過探究提出了校車、股市、腐敗、食品安全、住房、工程質量、物價等方面的問題。然后,教師引導學生選擇一個或兩個問題并運用宏觀調控的三種方式向政府提建議。

平臺互動課型能使學生的多種才能和個性品質在常規教學活動中得到張揚,使知識性、個性、創造性實現有機的整合,能有效地解決知識高難度、大容量的難題。

五、訓練學生學習方式,實現教師教與學生學的行為聯動

高效課堂的落腳點在于學生學習的高效。MIFE高效課堂的有序運行需要對學生進行以下幾個方面的培訓。

(一)單元組建設

MIFE高效課堂中,單元組特指在互相關注、互相關照、互相傾聽、資源利用、有親和力的氛圍中共同完成任務的學習小組。在構建單元組時,教師要注意結構的合理性,遵循“組間同質、組內異質、優勢互補”的原則,讓學生根據思想水平、學業成績、各方面能力、行為習慣的差異以及性別進行自由組合,以達到讓不同特質、不同層次的學生優化組合的目的,為各單元組之間的公平競爭打下基礎。教師對每個單元組實施動態管理,可以按時間、依發展對它們進行調整,以維持學生參與競爭的積極性和進取心。同時,教師需要不斷地向單元組學生提出新的目標,引導組內學生向更高的層次發展。

(二)約定

約定是指師生間為了有效控制教育教學活動而專門設計并形成默契的一種文化。約定分為班級公共約定和學科特色約定。以肢體語言如手指數代表 A、B、C、D 選項的約定,做OK手勢表示完成任務或已經學會的約定,擊掌表示活動結束的約定,屬于班級公共約定的范疇; 語文教師用古詩句作為課堂活動回歸的約定,化學教師以元素周期表接龍的約定,則屬于學科特色約定。

約定能使師生簡潔明快地調控課堂教學活動、有序地進行動靜轉換、快速地進行流程性檢測,有助于培養學生講規則、講秩序、講效率的良好行為習慣。

(三)表達呈現方式

表達呈現方式是指學生展示其學習效果的個性表達方式,主要包括朗讀、表述、轉述、復述、概述、演講、辯論等口頭表達方式及文字、氣泡圖、線狀結構、表格等書面表達方式。表達呈現主要通過單元組成員同時操作、合作完成,體現單元組合作后的學習成果。

表達呈現能催生智慧,有效地訓練學生的思維與心理,提高學生的表現力、感染力,還能充分發展學生的個性品質。

六、以學評教,以評促教,聚焦課堂和諧

一堂課的好壞關鍵看的是學生,看學生的學習方式、學習水平、學習狀態及學習效果。同時,在課堂上,學生的學習狀態與教師的教學狀態是相應的,是一種果與因的關系。由果索因,若學生的主動性不高,就可能與教師的課堂設計或實施過程相關。因此,課堂教學評價要從教師、學生兩方面入手,以學評教,以評促教,實現教師和學生的共同成長。表 1 呈現了麓山國際實驗學校 MIFE 高效課堂評價標準。

1 長沙麓山國際實驗學校 MIFE 高效課堂評價標準

有序的課堂才能高效。我國課堂教學千百年來形成的基本流程符合學生認知規律,若輕易被顛覆,反而有悖教育規律、影響教學效益。所以,學校MIFE高效課堂結構遵循設定目標、新課導入、主題探究、導學提問、檢測反饋等教學的基本環節。

“互聯網+ 教育”的新環境下,手機APP和小程序對課堂教學的強大支撐,智慧教育的興起,為學校 MIFE高效課堂不斷注入新的內容;同時,基于學生多元化發展的新高考改革,也為學校 MIFE高效課堂改革增添了新的動力。順應這些趨勢,麓山國際實驗學校將進一步對 MIFE高效課堂教學模式、流程等進行改革、創新,使其更好地發揮作用,有效地提升課堂教學質量。

* 本文發表于《創新人才教育》第23期

 


 

copyright©1998-2017 Lushan International Experimental School All right reserved 
長沙麓山國際實驗學校 現代教育技術中心制作  
湘教QS7-201311-001684  湘ICP備05000897號 版權所有
 
荣兴彩票 乐彩网彩票论坛 | a8彩票 | C16彩票 | 乐彩彩票登陆 | 亿彩票 | 财界彩票 |